影音專區

請點選影音兩下全螢幕播放

一定找到你

寬頻 LNK
106/09/22 發布
郵差生涯難忘的事情不少
問他為何總是能和氣微笑面對
他卻正襟危坐
娓娓道出內心深處一段記憶
十幾年前
因為它那個時候夏天
天氣又熱
因為我在叫掛號信的過程
我在樓下叫
他在差不多好像二樓的陽台
還是二樓半的那個陽台
他趴在那邊回答
他就叫我等一下
結果我在外面等
因為太陽很大就曬...
差不多等個五、六分鐘了
奇怪,人怎麼還沒有出來
我再叫一次
某某先生掛號信
結果還是等一下
還是沒有出來
我就越等火氣越大
因為太陽很大
後來我就等得好像不耐煩
有一些口氣不好的
口語就出來了
結果等到門一開
好像是沒有腳
會不好意思
因為他沒有腳
用爬的爬出來
所以自從那一次以後
我就會比較有耐心去等人
因為我罵他了
我也當場跟他對不起
不好意思
十幾年前的往事
如今提起
仍然情緒激動
然而當年的少不經事
協助他習得一副菩薩心腸
在四年前
他接下郵局的奇特任務
關懷獨居老人
里長,我們是郵局的
最近有在做那個社會服務
在照顧獨居老人
是...
聽說你這邊有一個龔媽媽
拜託你給我引見一下
郵局在四年前接受社會局委託
請郵差們在送信之餘
認養關懷轄區的獨居老人
一開始
李森輝為取得老人家信任
還託請里長引見
多謝你啦
感恩你啦
不會...
讓你照顧
龔媽媽今年八十四歲
膝下有一兒一女
兒子在多年前去世
女兒出嫁外地
如今獨自料理自己的生活
就如同死信一定要活投一樣
李森輝每天都要確定
老人家安然無恙
有時間化家常一番
有時只是駐足片刻
然後安靜離去
送信從這邊經過看一看
如果裡面燈有亮
有看到人
我們覺得安全
我們就沒有打擾他們
免得你拜訪太多次
人家說你好像是有一點
變成擾民了
不會,很高興
很歡迎他來
這樣比較累
他比較累而已
我不累
他要騎摩托車騎來騎去
像這樣的獨居老人
李森輝認養八位
關懷他們
成了郵務之外
每天必做的功課
孫伯伯
郵局的人來找你了
你好
郵局好久沒看到你
來看你一下
孫伯伯今年九十二歲
二十八歲時隨部隊撤退來台
一直單身未婚
我說我抗戰的時候
抗戰的不只我啊
全部都是一樣的
不刷牙
沒牙膏,也沒牙刷
你沒地方買
你買不起
沒地方買
抗戰的時候沒牙刷
一個毛巾就一塊布
你要洗澡、洗臉
通通就一塊布
那時候
那時候最苦
對...
你現在講起來
你要講給誰聽
別人還不喜歡聽呢
不喜歡這個事
和大多數老兵一樣
軍旅生活是血淚的記憶
縱然精彩
能分享的人卻不多
李森輝偶爾來串門子
抒發孫伯伯的心情
只是濃厚的山東鄉音
常讓談話有雞同鴨講的趣味
剛開始我完全聽不懂
還是要慢慢學...
慢慢注意...慢慢聽
然後慢慢就是去揣摩
去注意它那個
是要想的
心裡要表達的
慢慢去抓抓那個音
久了才有辦法
最近那個腰會痛
我給你帶幾個痠痛藥布來
這個讓你貼一貼
舒服一下
除了每天關心老人家的情況
也會自掏腰包送一些必需品來
連老人們開刀住院
他也會在下班後抽空探望
只是脫下綠色制服後
曾發生令人莞爾的插曲
不認得了
對...
我去看她
她突然嚇一跳
阿輝來了
關懷老人的部分
是在幾年前它推出來
推出來只是鼓勵大家
去做這一塊
因為我們的性質
適合做這一塊
投遞同仁它都在固定的區域
在投信嘛
所以他很容易去發現
他這個區域裡面
有沒有獨居老人
有沒有需要照顧的人
這些獨居老人
每天聽到李森輝的摩托車經過
即使沒有進來打招呼
也覺得安心
因為知道有人在關心著他們
也因此建立特殊的情感
阿輝就像我的孩子
有一次好像是有一包糖果
打電話叫我來
我以為有什麼事情
我來了
她說送你一包糖果啦
拿糖果給他
關懷獨居老人
是完全自發性的工作
沒有獎懲
只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溫情
說實在,剛開始
有的是不願意接手
我說那沒關係
你不願意接手
我來做功德
我通通去做
後來就一接下來
就全部就一直做
做到現在
就把他當作一個修行
如果以後我們老了
也有人在樣關懷我們
我們會覺得很欣慰,很高興
希望以後
社會上很多人都在做這個
所以像李森輝稽查
他是郵務稽查
所以他底下
有非常多的投遞人員
每一位人員有任何的問題
他都馬上要趕到現場
所以他平常工作就非常忙
我們很敬佩就是說
他除了在原來的工作之外
他又花了很多的心力
投入在他認為
作為一個郵政人員
他應該要做的事情
他只是個郵差
卻不只是個郵差
盡力讓死信可以活投
盡力把溫暖送達老人心中
他傳遞的不只是冰冷信件
而是一份愛
Facebook Twitter RSS
回上一頁